So little space in here.
So much space out there.
Have a good journey.

我好想老房子。我想回到老房子,回到竹子花纹的旧窗帘中,长大就又变成很远的一件事,我可以把春天和夏天都压在玻璃板下面,小腿冰冰凉,从对面小学的放课铃和夕阳的窗上一跃而过。 ​​​

圣诞快乐

岁月是信件

一字一句沿着河岸漂流

远方的爱人从雾中渡来

天亮要回到雾深处去


逝去的夜晚像灯一样熄灭了

你又燃起新的星星


我祈求铁道带你们通向银河


想你抬起和垂下眼睛的许多个瞬间,像看到潮水从海洋深处托起一片雪,慢慢积成白亮的山脉,积成拂晓,积成堤岸。走不动的时候我歇在岸上,浪花就拍碎在我脚边,使得每一个爱着你的季节都波光粼粼起来。 ​​​

我感到衰亡隽永,星辉一瞬,旅途在逼仄与叵测中指向必然,仍然害怕也非常疲惫。但我想着,爱依旧是很棒的事情。与一场又一场奇迹相逢,把他人的荒野填进自己的血脉里,付出偏爱,付出愿望,为你如此确切而流下一些眼泪,这都是很棒的事情。 ​​​

我还是想爱你

鯨:

辨别一种崇拜:没有热切,没有投射,没有每一种可能里开场的铺垫;没有个人价值也没有美化。作为具象的对立面,象征意义远大于真实意义;持续地,没有波动地热爱。它的美丽很片面,只代表了美丽自身;它的脆弱却不是它的脆弱。不诉求的,甘于现状的,不悲戚的无力;像花茎不能将自己连根拔起,断了的壁虎尾巴就只是一个碎片。碎片不能够完整。
辨别卑微,匮乏,嫉妒,和不可能。如果拼图不能完美拼凑,总要有所牺牲。辨别不是制止,不是改善或加工。辨别是在理性(一种大家都一厢情愿乐意见到的,避免毁灭的神丹妙药)里观察,并且不起任何作用。还是想当露水,但不想蒸发。想掉到沙子里,海里,雪里。子宫在结冰了,死亡过于缓慢,...

所以做人的乐趣就是

不要做人。

做鸟做野马做风,做谷粒落足于荒野,做稻草滑翔在沼泽,做顽石滚下山坡。不要做人。

"累到整夜不能睡 夜色哪里都是美"

那一年我十五岁,眼睛清亮,唇舌饱满,日子过得青白又混账。我骑父亲给的自行车沿着海岸飞行,小小的肢体里滚动两颗小小的星球,一颗是学校小卖部的劣质烟火,一颗是越过肩头的洋流海风。那一年我红着脸对隔壁手脚细长的女生胡言恶状,抽不完一包红双喜,读不懂卡尔维诺与纳博科夫。有人在我身旁哼歌,说这关于沉默,孤独与失败的爱情,我冥顽不灵,浑浑噩噩,情绪贴着我的耳尖流淌,半天也临摹不出一个形状。
那一年我十五岁。你降临在我面前,拖着薄弱的十五岁的光尾,为我燃烧成午夜12点钟的太阳。

:


我有一个朋友,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,十一月初一,太阳天蝎,月亮双鱼。她说她其实不怎么喜欢过生日,于是这里就先不at她,我想她大概还是看得到的。

现在是晚上十点一刻,离12点还有近两个小时。我刚跟以前的室友们聚餐回来,手指间还绕着些烟火气,滋味不算好受,不过非常实在。人总是要不断地相逢跟离别一些事情,走近了害怕相伤,走远了又难免情淡。我还是有很多相当天真的念头,不想就这么看着近在眼前的东西溜走,即便它们终究是要离开我的。

南方的湿冷天气很有点磨人,空气会像针一样扎进骨头里,有时候穿得多些也不见得能抵住。她说她来自北方,但愿她能尽量裹厚实点,我想一段年岁的开头总得是暖暖的才

©鼠七江 | Powered by LOFTER